又近清明

日期:2020-06-22 22:07:1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19

又近清明(图1)

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又是去年病。

宋.张先

又近清明,既使不抬眼去望,那次次走回来的归途中,路边的绿植更油汪汪嫩黄黄,花圃中的野花开得肆无忌惮天真烂漫,心情却一日沉重一日,有时候着,突然间便是满脸的泪水。

安娜.昆德兰在书中写道:我的母亲是一月中旬去世的,所以我憎恶一月。每年年初时分,我的情绪都非常低落,许多年以后,有时我觉得这是因为阳光不够明媚或者天气太冷,可后来,我终于明白了,有些深刻的感受一直埋藏在我的心底,始终在发挥着作用,类似一种化学反应或者生物学上的反应,当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超市拥挤的人群里喊着妈妈的时候,我会感到阵阵眩晕,肾上腺素总是在夜里大量激增,我感慨万分,沉重的一月令我辗转难眠。

母亲是在农历的七月二十七日去世的,正是农村秋收的季节,人们把田里白花花的棉花采摘下来,用架子车拉回家,再一点点的把棉絮从棉壳里择出来,摊在院子里的塑胶薄膜上晾晒,那些天阳光总是很明媚,母亲叫住正准备去学校的我(那年我五岁,上学前班)给我一些钱,让我去村口的小卖部给她买一卷卫生纸,记忆便停留在她坐在堂屋和厨房中间的通道里择棉花的样子。回忆是放映机上的投影,一张又一张的图片拼凑而成,下一张,便是我背着自已的小棉布花书包,和二姐一起站在校门外的电线杆下,翘首期待着去市里面住院的母亲归来。

记忆中的那个黑洞是我多少年都不敢回首的深渊。母亲是在夜里被拉回来的,我躺在院子里的小床上,睡得迷迷糊糊,只听得身边脚步声嘈杂,里面还有奶奶压抑着的哭声,接着天便亮了,父亲和近门的二哥烧了热水,给母亲最后一次擦洗身子,门口忙碌着的人们,此刻都离得远远的,我偷偷从开着的一角门望进去,母亲的身子青紫青紫的…

二十四年后,我从南方回来,一手拉着四岁的儿子,一手抱着六个月的女儿。在人们张开的一块塑胶布下,戴上姐姐事先做好的红手套,跳进挖开的坟茔,一块又一块的捡出那沉在土里二十多年的遗骸,抚摸着空洞的头颅骨,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下,打在有些粘湿的黄土上,年迈的舅舅在一边儿提醒着:不要把眼泪滴在骨头上了。我捧着她的遗骸装进一口薄棺木里,请村里的乡亲们抬去,和去世三年的父亲葬在了一起。

一个人的时候,我常常会想: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我们又是在轮回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昨天读了一段话:当你死去两三天后,你还能记得伴侣的名字。四五天后,只记得一半。十天后,便已经忘记那个人到底是他还是她二十天后,甚至会忘记他或她到底是不是一个人类如果我们能够从高处俯视我们每一世的人生,正如阿罗汉们能够做到的那样,我们会惊讶地发现,曾有那么多不可思议的快乐,悲伤,曾经有那么多人渴望得到你的爱,你也曾渴望得到那么多人的爱,你们为爱疯狂,争吵,甚至自杀。这就是我们如何在玩轮回的游戏。我跟母亲,只有短短五年支离破碎的宿命缘,这难道,也是命运在我们的轮回里,安插的游戏吗?

母亲是外公的第二个女儿,大人们常常提起,当年外公任府衙警备大队长的时候,一家人是住在府衙里面的,舅舅年幼,每次和外婆一起上街,都有两个抗枪的大兵跟着保护,小城解放之后,外公被迅速定义为地下党,并受到了政府的重用,任命为酒精厂建国以后的第一任厂长,只可惜外公这个厂长只当了三天,便因为自已的原因,辞去工作,告老还乡了。外公去世的时候我还小,只记得被母亲拉着去长满荒草的坟茔祭拜过一次,印象中母亲匍匐在地,痛哭失声。母亲是兄妹四个中长得最好看的一个,这一点儿像外婆,个子高高,皮肤白白,大眼睛双眼皮,大姐最像母亲,而我却跟父亲长得形似神似。不知道外婆为何要把漂亮贤淑的二女儿嫁给我们这个成份不好做小生意的家庭,奶奶常说:你外婆说,黑怕啥,世上无丑男。大概在外婆眼里,父亲还是很有男子气概的。然而这样的结合,也只持续了十几年的婚姻,母亲便撒手抛下父亲和我们姐妹三个,去了另一个时空。

我一直都以为,我这一生中,最爱的是奶奶和父亲,因为母亲常年在外,就是短短的五年母女生活里,她在我心里,也像是客人一样,偶尔出现过那么几次,我们的感情是淡薄的,经不起推敲的,常思念最多的还是奶奶和父亲。这么多年来,我数次地在梦里见到过奶奶和父亲,却从未梦到过母亲,对于她的记忆,只是每次看到小姨的时候,从她的容貌里那几分相似中,母亲的影子好像突然间便跳入我的脑海。

早上坐公交车送女儿去学校,下了车之后,女儿冲着一只流浪狗汪汪”两声,引得小狗不停地向我们张望,她得意地笑了:妈妈,你看呀,那只小狗一开始看到我们不停地摇尾巴,一定是心里在想,这是两个好人。”我搂着她,母女笑成一团,是的,在女儿心里,妈妈和她都是好人。我们自她在肚子里孕育之后,从未分开过,也从未有过嫌隙,既使有时她不满意做法,只赌气那么两分钟便烟消云散了,没心没肺的又开始跑过来抱着腰撒娇。我的记忆里,却从未有过跟母亲撒娇的样子,那怕只有一次,我想了又想,还是没有,我们仿佛是隔着一层什么似的,彼此遥遥张望着,然而,在心灵的最深处,你是谁的叶子,谁又是你的根,是刻在命里不能更改的事实,尽管一再地被忽略,被淡忘,也许会因为某件事挑起那根神经,让你不由自主无法自控地便发作了。

那是在外公外婆合葬立碑的仪典上,外公外婆的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重孙子重孙女,我们一行二三十人,依次排好队,按着长幼有序的古老传统,一一上前给老人家叩头请安,坟茔修得很大,两棵松柏绿油油的长势很好,规整的水泥台阶从坟墓前延伸而下,高大的青石板上,也是按照长幼有序的原则,从上至下刻上了外公外婆的名讳和母亲四兄妹的姓名,在那一排排整齐的文字中,我第一次看到了母亲的名字,被规规整整地排在了舅舅名字的下面,那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击中了我的心脏,倏然间便捂着脸蹲了下来,泪水从指缝间汹涌而出,紧接着,我不可抑制地失声嚎啕痛哭,和我感情最好的表弟,蹲在我身边,拥着我的肩,一遍又一遍地安抚着,然而谁都不会明白,这几十年过去了,那三个字,在我的人生中,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熟悉,它代表着的意义,也许连我自已也并不懂得,那个我藉由她的身体而来,默默走掉的熟悉的陌生人,多少年,当她的姓名再一次的被提起,却能以最直接的方式,一枪命中我的心脏,剧烈疼痛…

树的叶子只有赖以根部才能汲取营养,每一个人,既使和亲人家族疏离多久,那血浓于水的亲情,那切皮连肉的脉络相连,都是割舍不断的精神渊源。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你会理解现在的我。

又近清明,人说伤春悲秋,在这个思念的季节里,你会日日想起谁?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矮胖的男子,最终他被判处365年监禁,伯克维茨的智商也高于同龄人的平均水平

矮胖的男子,最终他被判处365年监禁,伯克维茨的智商也高于同龄人的平均水平

矮胖的男子,最终他被判处365年监禁,伯克维茨的智商也高于同龄人的平均水平[详情]

向他人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最终均锒铛入狱

向他人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最终均锒铛入狱

向他人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最终均锒铛入狱[详情]

而对于此次土耳其再度翻脸所造成的影响,因此土耳其向美国移交S400的机密数据,俄,更不用说作为当时的俄罗斯更是留了一手

而对于此次土耳其再度翻脸所造成的影响,因此土耳其向美国移交S400的机密数据,俄,更不用说作为当时的俄罗斯更是留了一手

而对于此次土耳其再度翻脸所造成的影响,因此土耳其向美国移交S400的机密数据,俄,更不用说作为当时的俄罗斯更是留了一手[详情]

南京一化工公司厂房起火,目前明火被扑灭

南京一化工公司厂房起火,目前明火被扑灭

南京一化工公司厂房起火,目前明火被扑灭[详情]

大连,居民小区80个,大连已完成城乡地区的核酸检测工作

大连,居民小区80个,大连已完成城乡地区的核酸检测工作

大连,居民小区80个,大连已完成城乡地区的核酸检测工作[详情]

奚梦瑶何猷君的照片非常恩爱,赌王去世后首现身荧屏,一家三口也很幸福美满

奚梦瑶何猷君的照片非常恩爱,赌王去世后首现身荧屏,一家三口也很幸福美满

奚梦瑶何猷君的照片非常恩爱,赌王去世后首现身荧屏,一家三口也很幸福美满[详情]

称有一名男子来到银行,乌克兰特种部队人员冲进来将他制服

称有一名男子来到银行,乌克兰特种部队人员冲进来将他制服

称有一名男子来到银行,乌克兰特种部队人员冲进来将他制服[详情]

令我们中国措手不及,刚签下中国大批大米,缅甸方却突然宣布禁止对华出口稀土

令我们中国措手不及,刚签下中国大批大米,缅甸方却突然宣布禁止对华出口稀土

令我们中国措手不及,刚签下中国大批大米,缅甸方却突然宣布禁止对华出口稀土[详情]

从英国移居到马来西亚追求新生活,萨曼莎失去了丈夫和家,竟然就是他的妻子萨曼莎,我爱他

从英国移居到马来西亚追求新生活,萨曼莎失去了丈夫和家,竟然就是他的妻子萨曼莎,我爱他

从英国移居到马来西亚追求新生活,萨曼莎失去了丈夫和家,竟然就是他的妻子萨曼莎,我爱他[详情]

老人倒地扶不扶,遇见小偷追不追,施救者不需要承担民事

老人倒地扶不扶,遇见小偷追不追,施救者不需要承担民事

老人倒地扶不扶,遇见小偷追不追,施救者不需要承担民事[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